《归来的局外人》: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8:50
  • 人已阅读

  还没别离,已在心里写信。

  咱们穷,只此一身芳华。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恋情如雪,新雪丰美,残雪无法。

  岁月不饶人,我亦不曾饶过岁月。

  所谓无底深渊,上来,也是前程万里。

  我良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欢迎一个人的那种欢愉了。

  文学是可恶的。糊口是好玩的。艺术是要有所捐躯的。

  夙昔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你的好意是多重的,我的信念只一重,邮程再长,也会达到。

  夙昔的人,多当真,当真勾引,当真失身,峰回路转地颓丧。

  万头攒动灯火辉煌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可歌可泣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

  木心师长这些精妙入神、令人叹服的句子早已不得人心。他苛刻,却苛刻地让人满心熨帖。

  师长本人钻营“知名度”,但陈丹青、梁文道、陈村等人的恭言敬语却让历来绝缘尘俗的木心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

  最喜欢台湾印刻杂志社给他的评价:

  “他像是来自悠远现代的神祇──在某个意义上说,木心的阿谁全国,阿谁精巧的、熠熠为光的、爱智的、澹泊却又为美为肉体性叩问而动乱的全国,在他展开他那淡泊、旖旎的笔墨卷轴时,早已崩毁毁灭,「全国早已精巧得只等毁灭」──他像一个孤证,像空谷跫音,像一个「原本该如是斑斓的文明」之人质。有时悲恸寻思,有时恳切发脾气;有时嘿笑如恶童,有时演奏起那绝美故事,断魂无私;有时险峻刻诮,有时伤怀绵绵。”

  这部纪录片是木心师长去世四周年之际凤凰文明独家策划的一个纪录片,要想理解他,这部电影值得耐烦地看完。

  分钟,

  一起聆听他的故事,

  阿谁耿耿于心夙昔慢的诗人,

  阿谁在大雪里等了一整天的浪漫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