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苏被问分手面色尴尬 匆匆离场

  • 文章
  • 时间:2019-01-19 11:14
  • 人已阅读

暑假,妈妈给我报了一个书法班。 教我们书法的是陈老师。上课了,我们乖乖地坐在座位上,认真地听老师讲课。陈老师把一张宣纸摊在讲桌上,用蘸了墨水的毛笔在宣纸上潇洒地一挥,再将宣纸用磁铁贴到了黑板上。一个刚劲用力的“一”映入眼帘,蚕头燕尾,甚是好看。我也好奇地提起笔,蘸了些墨,在宣纸上画了一横,本以为也能写出个漂亮的“一”来,谁知那“一”就像是段了骨架似的,软软地趴在纸上,活像一条毛毛虫。一群小屁点看见了,捂着嘴在偷笑。我那个羞!竟然被一群小孩嘲笑,我的尊严何在?那时,我真恨不得踩条地缝钻下去! 一回到家,我便将自己锁在书房里练书法。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便有些不耐烦了。我怎么也改不掉“毛毛虫”体,而且胳膊酸得好像快断掉了似的。看来学书法真是件可枯燥乏味的事啊!反正怎么也连不好,我干脆就不练了,我丢下毛笔,跑到客厅里看电视。可精彩的影片并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力,我有些后悔了:我怎么能这样轻易放弃呢?是谁当初哭着闹着要学书法?又是谁得到了毛笔后高兴的整夜抱着毛笔睡不着觉?可现在才刚开始,我只是碰到了一点挫折便要放弃?这怎么能行?再说了,书法家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如果大家都像我这样,学书法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我关掉电视,跑回书房,继续练习书法。 几个星期后,我的书法水平有了飞一般的提升,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虽然在这书法之路上时常碰到风风雨雨,但我一定会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