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杯中国女足摸索进攻人选 郝伟队员们不断进步

  • 文章
  • 时间:2019-01-19 11:14
  • 人已阅读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序 中秋啊,好缅怀哪!可今年的中秋,月光,为什么如斯凄淡呢…… 月,悄然默默的,欢笑声,打闹声,即便处于亭台之上,却仍声声顺耳。本来应该愉快的才对,为什么目下此声却如无形的针儿,阵阵刺透心头呢!哎呀,明月,真的必定我要过一个人的中秋吗?必定我要握着羽觞,问饮彼苍吗?十五的月,为什么变得如许残圆…… 明月几时有?是吧,子由?既然如斯,来吧,不要糟蹋,不醉不归!热酒入肚,愁意更浓,思意更切。我的好兄弟,你好吗?一别七载,你我兄弟交谊怎会不忖量呢?回忆往昔,目下此刻咱们父子三人对酒欢歌的情形,真的好缅怀。可是昔日,你我兄弟却各在天边,而父亲他也不在于世了……哎呀,伤心事不提了吧,况且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嘛?你放心,这里很好,只是寥寂,我会赐顾帮衬好自己的,你也要多珍重!哈,几杯酒入肚,竟暖洋洋的,酒啊,谢谢你的安慰,让我有了暖和。 王弗,我的妻儿,如斯之夜,怎叫我不想起你呢?回忆当初,每当我念书时,你便伴随在侧,整天不去;我偶有忘记,你便从旁提示;我问你其它书,她你都大抵晓得。你对我的如斯关怀备至,我好激动。你晓得吗?我有梦到你,不知太缅怀你的缘故,梦景凄楚哀惋,谁叫你逝去甚早呢?若是也许,那篇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就是为你所作:'十年死活两茫茫。不思考,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惨。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回籍。小轩窗,正梳妆。相见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月光下就盏杯酣饮此酒吧! 当然,我的好朋友们,你们好吗?月悄然默默地倒映在羽觞里,好有诗意,不是么?可惜啊,如今却无缘对诗喽!宽大的衣袖里,藏着纸,笔和